日常

幻想 vs 真實

每阿仔學英文,我都要湊佢出去,有一個鐘頭時間。如果有野買,我會善用呢一小時。但冇乜特別野我都會帶本書出去,趁靜靜地睇下書都好,腦海浮現coffee shop 影象,好啦!就帶呢本啦⋯⋯ 唔知點解去到英文班後突然又覺得好趕,好似唔係好多時間剩咁,於是總係搵最就腳而可以坐嘅地方消磨時間,入到去,真係咩睇書mood都冇曬 :(

4歲 · 日常

想像力

想像力是一件很奇妙的東西。 閒置在家沒事做,小朋友無時無刻都要玩。隨便拿到什麼,只要想像一下就變成另一樣東西了。 幾塊積木與一桶膠波,不知什麼時候變成了水。小朋友一邊拾起積木和膠波,轉頭又成桶「水」倒落地﹕「倒LU,倒水LU,倒曬D水去~~~」,不停地拾起,又倒;再拾起再倒,如是者重重覆覆玩了十多回都未厭。靜下來望著小朋友玩得如斯投入,自己是否曾幾何時都是這樣成長呢﹖跟弟弟玩煮飯仔,對著眼前的膠菜膠食物,還不是認真地煮著,還要開餐廳邀請客人點菜煮飯﹖這全都是假的,但卻玩得十分高興。 小孩子能對如此簡單的事物都認真起來,投入地玩起來,那是多麼幸福呢﹖   玩得興高采烈,小朋友又突然發現一個新玩意了。就是這樣,把蓋蓋在三個膠波上,蓋彷彿似飛碟一樣自己動起來。我沒有解釋為什麼那個蓋會自己走動,覺得如此一解釋,彷彿整個遊戲就會變得不好玩了。 我問他為什麼那個蓋會自己走呢﹖大家看了一會兒,我嘗試大力吹,看看有什麼事情發生呢﹖可能是力度不夠,膠波是有輕微晃動,但力度不足以推動蓋走。小朋友已經認定那個蓋是一輛車了,他馬上把乘客取過來放在蓋上。就是這樣玩了一會兒,小朋友玩得很開心。我也覺得很幸福。 曾幾何時,我們不是因為幾個已經玩到差不多要爛掉的洋娃娃,和一些殘舊的紙牌屋玩得興高采烈呢﹖

4歲 · 去街街 · 日常

地鐵遊

某天小朋友沒有上學,所以跟他去了康城站一趟。 每次乘搭地鐵往坑口,總會遇上去康城的地鐵,他問我康城在哪裏,我總是答不上咀。今次我們特意乘搭往康城的列車,一起看看那是什麼模樣的。 正所謂未出發,先興奮;我想他跟往沙灘比較,兩者的興奮程度都差不多。我們到了月台後,選了一張椅坐下,靜心等待往康城的列車到達。小朋友比平時更專心留意究竟往康城的列車什麼時候才到,靜靜地看著一列又一列的地鐵經過,大約過了十分鐘,「往康城嘅列車現在到達」,一把熟識的女聲在月台宣佈列車到了。「到啦!」小朋友馬上起身拉著我的手,在幕門前等待列車。 「拿,我地而家上車啦!」我拖著他的小手往車廂走,因為是非繁忙時間,車廂沒有太多人。列車經過紅彤彤的將軍澳站後,做沿著漆黑的隧道前進。車廂傳來響亮的「勁共勁共」聲,小朋友有點緊張,不斷催促我起身走到車門準備下車。 我嘗試轉移視線,叫他看看長長的車廂,是否像一條虫在走動呢﹖車廂轉彎,虫子都跟著轉彎了。大家都覺得很有趣,很快便來到康城站。 康城站跟平常的車站一樣,沒有四通八達的隧道,只有兩個出口;列車班次較疏,所以車站人流不多。最多只是列車到站時,就有一群人往康城屋苑方向散去。我們往另一個方向行去,一路上人影都沒有一個,而且有點殘舊的,出到去就是寬大的巴士總站。職員說附近有單車徑,但目測範圍則看不到。那天天氣很好,陽光猛烈,我又帶住一個小朋友,馬上就放棄徒步往單車徑的念頭。 每次跟他影相都這樣,沒有一張正經的。 既然出到來,就跟小朋友周圍逛逛。列車從康城出發,接駁將軍澳線的車站就是將軍澳站,我們從那兒下車往「歡笑樂園」去。小孩子最喜歡這些遊戲機,男孩子尤其喜歡車,巴士、警車和直昇機都玩過後,答應只玩三個遊戲的承諾兌現了。 樂園旁邊是12蚊店,當然要去走下。店已經擺滿聖誕節有關物品,真想買些東西回家裝飾。不過因為要離開「歡笑樂園」,小朋友十分不捨,嚷著不肯走。我只能匆匆看過聖誕裝飾一欄就要的起小朋友盡快離開好了。(>_<) 下午茶時間,我們到附近的餅店點了個cake set。小朋友點了一個焦糖香蕉蛋糕,wow,出奇地好吃。吃蛋糕時,小朋友自己玩貼紙書,我就有一丁點的空閒時間享受我的咖啡了。 就這樣子又過了一天——平凡卻是輕鬆的日子。這種日子有時年復年日復日看似一樣的,有時自己都會慨嘆:「時間就這樣流逝了!」細心想想,能夠每天陪著小朋友一起生活,創造一些回憶,心中無比滿足和感恩。

飲食 · 日常

兔兔肉醬意粉

返學都成個月了,小朋友都習慣返上午班,不過每朝起身都會掙扎一輪咁咯。 過左嘅暑假,我煮得最多畀佢食嘅就係肉醬意粉。因為有時我冇煮午餐,就會一齊去快餐店,點得最多嘅就係肉醬意粉。佢每次都食過返尋味,不過出面食得味精多始終唔係咁好,所以我會煮畀佢食。 平時我係煮普通意粉,即係spaghetti, 早幾日見到呢隻兔兔意粉好得意,小朋友一見到即刻攬住放喺心口話要食,見佢咁堅持就帶佢地返去啦。 意粉有三隻色,我估係正常味、甘筍味同青椒味,食綠色果隻時真係有少少椒味!肉醬意粉最易煮,難得小朋友鍾意,煮多幾次都仲得。煮肉醬意粉最緊要先加蒜粒落去炒,食落去香好多!今次仲加左洋蔥粒、蕃茄同切碎左嘅菇碎落去,加埋茄醬炒,就算小朋友唔食洋蔥同菇,咁樣撈埋食都唔覺,照食無誤(≧∇≦)。

3歲 · Uncategorized · 日常

好好地哭

我有幾耐冇喊過呢? 對上一次喊,係幾耐之前嘅事? 其實唔係好耐,只不過係對上一次period. 喊嘅原因可再寫另一篇post (即係long story)。 冇人時會放聲大哭,自言自語,自問自答咁,邊喊邊講野,所以我每次喊,都要自己一個人。 有人時就要搵個最好冇人騷擾嘅地方匿埋喊,靜靜咁喊,忍住唔出聲咁喊。呢個地方多數係浴室⋯⋯ 其實我幾鍾意喊。每次喊完,我都會覺得好似舒服左。喊嘅過程對我黎講好重要,好似一個個人對話咁,平時唔會諗或者諗唔到嘅說話,都會在呢個時候呯呯聲咁閃入我腦海裏。 所以喊完後,頭腦好似清晰左,或者有啲新想法咁,so refreshing! 今次係關於我老豆。 事緣同仔仔傾下計,傾傾下就講起我細細個好鍾意跟我老豆去食早餐,因為每次實可以趁佢買報紙時,搭單買本公仔書,或者漫畫、雜誌之類。最正係佢從來唔會囉嗦我:「做乜買呢啲書黎睇?」「唔准睇公仔書。」「你做曬功課未?」之類。佢從來唔會過問我點解會睇呢啲書,或者買呢啲消閒讀物嘅理由;亦唔會干涉我嘅學習,或者明示暗示我一定要睇邊啲書。每次食早餐就係我成個星期人生最高峰,最渴望嘅時間。因為果個時間讓我感到自己好似個大人,自己揀乜自己話事;最多係啲好貴嘅書仔唔會買,大部分當年三十蚊以下果啲,我老豆係真係眼尾都唔望一下我揀左咩書,就連同佢疊報紙一齊畀錢。 入到餐廳,就梗係佢有佢睇我有我睇,通常老豆嗌件多士飲杯啡,五分鐘就行得。但佢每次都會等我食完我份全餐,然後佢就起身埋單,我地離開餐廳後就分道揚鑣,因家有惡母,我一定係直接歸家,老豆就返工了。 咁嘅weekend陪伴左我十幾年,由小學到中學都係。仲記得預科時仲專登走堂,都係為左果份感覺。 我同老豆成餐幾乎都唔會講野,後來好似默契咁,見佢啲動作快慢,自己就要執生醒水跟貼啲。 諗返起呢啲種種回憶,眼淚就不覺流出來,究竟係我掛住老豆,定係咩原因呢? 我唔知道。但我心裏面好激動,眼淚不停地流出來⋯⋯ 我知道呢個世界上唔會再有咁嘅男人做我老豆。唔會再有人能夠畀到果種放任,但又百份百信任嘅愛畀我。呢種毫無條件嘅信任令我成長充滿自信、樂觀同積極。佢畀我嘅信任,令我從來冇懷疑過,甚至唔會懷疑自己,我好肯定自己係有價值嘅人。 呢份愛實在太強,強到就算佢過身,我個心一直好平靜,我相信佢冇怨恨過我地任何一個人,冇話我地仔女做得夠唔夠好,或者對我地有咩期望而未完成的⋯⋯佢嘅愛大到令我覺得自己對佢冇遺憾。為左呢樣野,我一直好感恩⋯⋯直到今時今日都係,諗起佢,我個心都係充滿感恩,好想同佢講「多謝」⋯⋯,但我知可能就算我真係再見到佢,我估我講唔出口,唔知點解⋯⋯ 跟住我就會比較自己同佢,我對仔仔嘅愛,能唔能夠做到好似佢咁,畀子女無比嘅肯定呢?我諗我仲未做到。 撫心自問,我對仔仔好多時都唔係好有信心的。即係你做到我梗係開心,但做唔到我都唔緊要,唔會介意。所以我寧願冇乜期望,我好怕自己會變成虎爸虎媽,將自己果套硬崩崩地套入小朋友身上。 自覺都算係好強勢嘅人,我要做嘅野,其實真係冇人阻到我。當我受挫或面對挑戰,好多時我都會變得好暴躁,然後就會好唔理智咁鬧人、甚至可能講好多好難聽嘅說話侮辱人,即係果啲典型白羊座嘅人。但其實我冇野架(攤手),脾氣過左就冇曬野。 但係我知說話會傷人。自從認識左惜字如金嘅老公之後,我更加明白說話嘅威力。 可能我曾經試過隨隨便便都能夠講一大堆無無謂謂、言不及義嘅說話嘅日子(即係吹得),我已經好討厭自己口若懸河,自high自擂果種感覺。可以嘅話,我一定要用說話造就人(出下口術令到大家開心下,何樂而不為?),好過豬up埋啲無厘頭無意思,甚至係蓄意害人,旨在令人唔開心嘅說話。 對仔仔,我多數都用「肯定」嘅說話,代表我認同佢,肯定佢。但問心,好多時我都唔確定佢有時某啲野係咪真係做得好或者做得對,我都唔知個標準喺邊度。 但突然觀乎我老豆對我嘅態度,我唔知佢係咪真係百分百肯定我,但起碼佢「放任」,完全好似唔管我嘅態度,令我相信:「佢係信我先畀我咁做姐!」,亦因為為左保住佢對我呢份「信心」(自由),我亦會好識做從來唔會cross the line;玩還玩,巔還巔,喪還喪,有啲野始終我係唔做得,所以我一定唔會去做。 我承認我對仔仔嘅管教都幾係「承傳」左老豆果份放任,但係對佢黎講會唔會唔係「自由」,而係放縱呢?我能唔能夠真係讓仔仔做到對自己有信心、肯定自己價值;佢有佢自己生活態度,但同時亦尊重我呢個老母,我真係唔知自己能否做到。

日常

Spiritual journey

自從做左full time mom, 身邊啲朋友就愈黎愈少。 其實都係一件好事,本來朋友就唔多,以前大部分聯絡開一齊玩嘅都係同事。後來生活方式唔同左,人生階段唔同步,呢啲人都慢慢退出我嘅朋友圈。剩返有聯絡嘅,黎黎去去都係果幾個。 而今日就去左其中一個朋友家chit chat下。稱得上係我嘅好朋友,今日發現原來有兩類。而呢兩類亦代表左我嘅兩方面。 第一類:好實在。佢地生活喺好實際嘅世界入面,譬如係點樣喺個團隊入面做好自己角色?我要喺工作上有咩表現?我會想達到咩要求?我想拎到乜野?現實世界入面我要點行、選擇先得到我要嘅野?我有冇進步?⋯⋯呢個世界係集中喺目標、社會標準、個人能力等呢方面嘅東西。 第二類:非常重視心靈需要,我係邊個?我係咩人?而家感受係點?個energy係點?個人成長係點?我有冇成長?⋯⋯呢個世界非常重視心靈健康、情緒和感受,身心靈互相影響等等⋯⋯ 我以為自己好矛盾,反問自己身邊朋友點解唔一致?係咪我未搵到自己?⋯⋯ 原來佢地全部都係我。我其中一面是很實際的,我會計數,付出幾多先可以收返我要嘅野。但另一方面我亦追求宗教、或者係靈學可能帶畀我嘅解放經驗,或者係「悟」嘅moments or 帶領。 早排因偶然同朋友傾開少少傾向new age的東西,我對呢方面係好奇且有興趣,所以又重燃我的好奇心,忍唔住又周圍搵呢方的東西來看;但另一方面作為有宗教信仰的我或多或少感到矛盾,畢竟基督教認為new age是異端耶~~~ 但anyway, this somehow served as a starting point, rekindle my fire of curiosity in spirituality. 以前我好鍾意同個朋友傾計,傾好多心需要。呢種對方只有同佢先發生到。因為佢好容易明白人心裏深切嘅需要,我識嘅朋友大部分都係睇到表面果浸:阿邊個好衰,阿邊個唔好⋯⋯佢會睇到另一啲平時冇諗到或睇唔到嘅角度。我一直好enjoy咁嘅conversations, fruitful and fulfilling.  The first time I learnt about spirituality was from my master programme. Then I realised probably the conversation I have… Continue reading Spiritual journey

日常

Drawing lot

今期報左學水彩畫。 比想像中更難。 大學時有學過下畫,記得就係水彩畫令我又愛又恨。因為完全掌握唔到色彩運用,水同力量控制,總之唔係自己黎可以搞得掂的東西。 隔左咁多年,對水彩作品始終有啲愛慕,終於的起心肝學習。 第一堂講解用咩工具,第二堂就教左好基本的東西。先試平塗法(左上),再畫漸變(右上),最後試畫雲(下)。 第一張係睇完老師示範即畫。發現要掌握成個地方都係同一隻色好困難,根本就唔係睇阿sir示範咁容易。佢話起碼要練兩年先得喎😨 右上嘅漸變就更加⋯⋯我最滿意都係啲雲。原來平日望下啲雲,發下白日夢咁,真係唔會浪費時間架! 下面係第二次試畫。我覺得第一次仲好。有好多技術性錯誤發生。但反而比第一次試畫時更清晰。初時都唔知自己試乜,但試多幾次就發現紙張上嘅變化,顏色嘅演變都唔同阿sir的,明顯係好多野做錯左。有時問阿sir,佢地都未必即時點到我犯錯嘅地方。後來自己不斷試多幾次,漸漸就會知道問題大約係咩。 不過自己嘗試時真係有啲驚——好驚犯錯。這就是平日心內的潛台詞吧?戰戰兢兢的,這種感覺很討厭。試畫時老師並不會在身邊細心貼心指導的,只是有問題時就問他吧!不過我連問題是什麼都不知道呢!如何開口問?所以我就一直自己畫,叫自己細心留意圖畫的變化。  畫畫就是這麼一個發現和發掘的過程。 圖畫畫得好固然快樂,但過程中學習信任自己,聆聽自己,觀察自己,我想這樣更加重要。